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哨兵了不起?(二)

被自己的勤奋感动,毕竟我一个要高考的人还记得填坑清不要大意地赞扬我!
因为很快要模考所以不知道下一次更新是啥时候了QAQ所以这章多了一丢丢聊表心意。
以及我为了萌点ooc了,表打我
总之爱你们

✨以下正文✨

魏无羡一向愿赌服输,敢做敢当。说抄校规就抄校规绝不含糊。

但他为什么一定得在蓝忘机眼皮子底下抄啊!?这到底是有多不相信他!魏无羡给自己抹一把辛酸泪,然后继续抄。

但是显然,魏无羡是个并闲不住的人,尤其是嘴闲不住。别说坐对面的是蓝忘机,就算是块石头他也能叨逼叨一整天。

“蓝忘机。”

“嗯。”

“哎呀你可真帅啊!就比我差一点了。要是多笑笑说不定我这校草都要让贤了啊?”

“嗯。”

“你怎么这么冷漠?不聊个天吗?”

“不。”

“真的不聊天吗?你看看就是因为你这么冷漠才做不了校草找不到媳妇儿的。”

“我有媳妇儿。”

魏无羡怀疑自己幻听了。蓝忘机说他有媳妇儿!天呐!蓝忘机哎!蓝忘机!承认!他!有媳妇儿!!!妈妈我要上校园网我要告诉全世界!

但是魏无羡是冷静的,是理智的,是有思想有抱负的!值此关键时刻,他没有忘记!

“你媳妇儿谁啊?跟我说说呗?”

蓝忘机终于从伏案模式脱离,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魏无羡。

“媳妇儿别闹,抄校规。”

???

刚刚那厮是蓝忘机?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吧啊?这种话蓝忘机会说?还有他刚刚叫我啥?媳妇儿?鬼才是他媳妇儿蓝忘机果然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

“谁是你媳妇儿了!不要乱说好不好!于你我清誉有损啊!”

“难道不是?”蓝忘机再次看他一眼,看得魏无羡有点心虚,他常年脱线的脑子被这一眼看得搭上线了,于是他想起一码事。

蓝忘机,是他,基因匹配百分之百的,哨兵。

魏无羡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呆呆坐着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这都什么鬼!他还没接受现实呢蓝忘机就以他男人的身份自居了?这进展略快他跟不上啊!

魏无羡深感被苍天抛弃,面前的蓝忘机和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唯有面前这份校规是真的。

“云深不知处校规第二百五十六条是什么!”

“不可饭过三碗。”

完了,这个是真的蓝忘机。

魏无羡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面对蓝忘机了,他只能沉迷于抄校规然而又忍不住时不时瞄一眼蓝忘机。

“想看就看。”魏无羡的目光远比他自己想象的要露骨,蓝忘机实在受不了,冷冷说道。

哈?看什么?蓝忘机吗?哈哈哈哈被他发现了啊哈哈哈哈这有点尴尬啊哈哈哈哈他其实真的笑不出来啊QAQ!

但魏无羡始终是条好汉,他决定摊开了说。真的猛士直面惨淡的人生,哪怕他只是个身娇体软的小向导。

“那个啥,蓝二啊。咱俩那基因匹配率的事儿你怎么看?”

“你想怎么看?”

“啊?我啊,我就想着,咱们先搭档着看呗……毕竟基因匹配率这么高的话,不管是我安抚你的意识云还是你帮我回复精神力都是最有效率的。”

“哦哦对了!咱俩搭档你也不一定要跟我在一起,你要有喜欢的姑娘我帮你追!”

魏无羡早就想过这个事儿,只是一直没找着机会跟蓝忘机谈。毕竟事关终身幸福,他不能因为一个基因匹配率就害了人家。但是蓝忘机……怎么……不说话?

魏无羡瞅他一眼,看不出来他是走神还是思考,于是又颤颤巍巍问一句:

“怎么样?你觉得行不行啊?”

“……行。”

魏无羡觉得莫名虚。总觉得蓝忘机不太高兴的样子。但是蓝忘机啥也没说,只是让他抄校规。

但是没想到真的这么快就要搭档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蓝曦臣就通知他们三天后要进行全年级的模拟军演,要他们做好准备。军演以五人小组为单位,在学校选好的原始雨林里边进行。森林里分布有四十面特制的旗子,可以通过个人终端进行追踪。而学生们需要带着旗子到达指定位置,有旗子哪怕只剩一个人也算合格,否则就等着军演结束后被教官狠狠操练吧。

然而不知道是哪个校领导坚持认为,让一对哨兵向导分开甚至敌对,是非常不人道不科学的事情,于是魏无羡就多了一个叫蓝忘机的绑定装备。

又有校领导认为破坏二人世界也是不道德不合理的,于是魏无羡蓝忘机就成了一众五人小组里唯一一个画风清奇的二人小组。

军演当天,二人就收获了一大波“就知道你俩有一腿”的眼神。而江澄,哦,不好意思江澄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

学生们很快登上运载机,被分组随机投放在雨林里,战斗,就在此刻打响了。

“哎嘿我们人品不错哎,离投放点不到二十公里就有面旗子!走走走抢旗子去!”魏无羡一落地就非常兴奋,完全没有向导的样子笑嘻嘻招呼着蓝忘机往目标前进。

目标非常近,更难得的是一直没有移动。两人估计应该有不止一伙人盯上了旗子,正在争夺。不过魏无羡是谁,几伙人都不在怕的,何况还有绑定神级装备蓝忘机。也没犹豫,径直就去了。

还隔着两米就听见争吵的声音,走近了看才发现是温家和聂家的人。温家近几年混得极好,军部五位大佬里占了两位,因此十分嚣张。而聂家本就是天生的凶勇好斗,在当代家主聂明玦的带领下更是成了第一炸药桶。这两伙人见了面居然只是吵架倒是让魏无羡十分惊奇。

也不做什么掩饰,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大大方方地走近打了招呼。

“哟,抢旗子那?”

“魏无羡,我劝你少管闲事。”

说话的正是温家那个小队的人。魏无羡一瞅,领头的是温晁,没什么本事,不过胎投的不错,正是温氏家主最幼一子。这温晁颇爱抛头露面,不少场合都要在众家之前显摆一番,因此,他的容貌倒也并不陌生。除了他,还有四个一看就是打手的人,对他就像对钱一样十足的恭敬。

聂家那边的就更是熟人了,聂怀桑,聂家主他弟。比起温家那个爱出风头的家伙,聂怀桑低调得堪称懦弱――也怪不得打不起来。要不是还有四个队友,聂怀桑指不定就把旗子拱手相让了。

二打十太不现实,魏无羡立马选好了盟友。没理温晁,熟门熟路地搭上聂怀桑的肩:

“怀桑啊,咱们先联手把温家的人做了呗?”

聂怀桑被他吓得小身板一抖,扭头有点踌躇,道:

“魏兄,这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军演不就是让咱们打打架练练手嘛。”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咱们这样算不算以多欺少啊?”

“你还担心这个?你想想战场上谁管你人多人少啊,赢了不就行了?打吧打吧,先打了再说嘛。怎么样啊温少爷?”最后这句却是对站在一边听了一路的温晁说的。

温晁早就被他们这旁若无人联手合谋的行径气得脸色发青,魏无羡这一问正合他意。冷笑一声,道

“怎么,你以为人少我就不敢打了?”

扭头对那四人喝道:“去!”

魏无羡笑着也上了,还不忘兴高采烈地招呼一声:

“蓝忘机,来玩儿啊!”

聂怀桑总觉着这一嗓子特像青楼招客的老妈妈,十足地浪荡。

蓝忘机脸黑了一瞬,没说话,提起剑就上了。

虽然热武器已经非常发达,但高级哨兵更喜用冷兵器。毕竟比起杀伤固定的枪炮,一把质优趁手的刀剑更能发挥他们的水平。

二人剑未出鞘,顾及同学情谊不想伤人,对面四人却没有这么客气,三把剑锋芒毕露,直直朝两人刺来。

魏无羡蓝忘机一人接了两个,竟也不显得吃力。蓝忘机雅正天成,哪怕打架都风雅极了。那柄避尘每每妙到毫颠地挡在刺来的利刃之前,简直像对好了戏一样。

温晁受不了,在一边跳脚大骂:“你们四个!没用的东西!饭桶!二打一还打不过!你们要是输了就等着吧……”

那四人一听,攻势愈发凌厉起来,蓝忘机也不再满足于见招拆招,开始瞄着时机反击。趁着招式用老新力未生的空挡狠狠朝二人心口肩头打去,未出鞘的剑居然也叫二人连连后退跌坐在地,一时再站不起来。

解决了战斗,他便看向了魏无羡。那厮毫无向导的自觉,打架依旧用的拳脚功夫。比起蓝忘机,他就全然不显得从容淡定了,简直像炸毛的猫一样上窜下跳,还不时大喊大叫。

“哎呀呀呀你这人怎么打脸呢?不能因为我丰神俊朗就这样嘛。”

“哎呀不好意思打重了。你疼吗,疼就别打了去休息呀。”

“哎你这剑法谁教的啊?简直不忍卒看啊啧啧啧。”

那两人被他气得七窍生烟,心境不稳,一时不防空门大露,也被打得远远退开去。

温晁根本没想到这二人如此厉害,咬牙切齿又说不出话来,只能低声吼道

“魏无羡,蓝忘机,你们……你们很好……今天的事,他日我必百倍奉还。我们走!”

魏无羡岂会怕他?面色不改,还心情甚好地挥挥手,笑道

“您慢走嘞,不送了啊!”

聂怀桑觉得这句就非常像青楼的老妈妈送客了。

送走了温晁,聂怀桑终于安下心来。跟魏无羡说道:

“魏兄,这次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倒是你们帮我弄跑了温家人,这旗就你们拿着吧。”

事情比预想中还要顺利,何况自己确实出了大力,魏无羡也没跟聂怀桑讲那一套让来让去虚头巴脑的东西,接过了旗。

回头得意洋洋地跟蓝忘机炫耀:“怎么样,厉不厉害?”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
“走吧,去集合点。”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