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我不想取标题,没有标题

不知道为什么考完了我要再写一遍作文
大约是为了表达我对答了一个60分政治大题的不满?
我不管,我选京剧,中华美食和美丽乡村
不瞒你说这里边儿有我高考写的一个你们要不要猜猜看?

OK,以下正文。


太后爱听京剧,各地也就都好这一口。

湖南算是挺激进革命的了,也架不住底下有人还想着紧跟上头。总觉着多听听就能平白长些什么资历,在人前头也抬得高。

所以长沙城里边儿戏园子也还是多,最大的那个甚至常有高官达贵造访。打苏州来的蓝家二少爷蓝湛也没法免俗,被长沙的高级军官拉了来听戏。

“二少,这场戏您一定要听!这是我们长沙的名角儿嘞!”军官操着口长沙普通话热情道。

“嗯。”蓝忘机面色平淡不辨喜怒,在特地留的正中央头一排位置坐下。

军官心里没底,又嘿嘿笑着补充到:“这位名角儿啊不起艺名,就叫本名魏无羡。其实魏无羡也不是名,是他的字!他原先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来着?反正后来家里破落了,被对头卖来学戏。人长得俊俏,扮相更漂亮,演个小生硬是迷倒了大半个长沙城……这风采,嘿嘿……您要是喜欢……”

“开始了。”蓝忘机依旧没什么反应,却突然打断了军官。

军官一愣,倒是乐得这位爷愿意听戏,也不再聒噪,抄着手在边上看。

演得一出《白门楼》,吕布路经凤仪亭方知貂蝉二许后大怒的桥段。

魏无羡扮的吕布,扮相果然十分英气,竟真如武将一般怒目嗔视,唱到:“某一见貂蝉女心如烈火……”

蓝忘机不爱听戏,当然也不是很懂。不过他晓得三国,也知道这一段。于是他也就认认真真看下去,自己也不晓得什么心情。

魏无羡不愧是名角儿,吕布的怒与恨与怨淋漓尽致。可惜就唱这一段――这才显得他的身价嘛。

蓝忘机眼见他谢幕退场,坐了两秒,道:“回吧。”然后看向一边作陪的军官:“多谢,我很喜欢。”

说罢也不再等军官,带着家里同来的小辈自顾自走了。军官脸皮厚得厉害,也不觉得怠慢,挥手道:“您慢走,慢走!”

像个送客的老鸨。

第二天蓝忘机又来了。

魏无羡照常演出,今儿没演京剧,演的昆曲,唱了《桃花扇》。蓝忘机愈发不懂了,但他还是看完了。

那个人扮书生又有书生的样子,文弱的身板,一身书卷气,唱腔也更加清丽。

蓝忘机不懂,但他以为魏无羡唱得极好。

之后蓝忘机天天来看戏。

魏无羡并不是天天都上场,他一般三天唱一台,心情好了兴许多唱,但绝不会少。而且只要他上了场,必定看到第一排正中坐着的蓝忘机。

蓝忘机是来长沙谈生意的,只呆一个月,现在已经去了二十天。他看了七场,场场精彩。

但是第八场,他等了五天没有等到。

蓝忘机是个敢想敢做的人,他直接绕进了戏园子的后院――那是角儿们休息的地方,随便找人问道:“魏无羡住哪里?”

他气度不凡,一般人哪里敢拒绝?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机密,谁都知道。那人抖抖索索答道:“那那儿……东厢房第第二间……”

蓝忘机抬步就走,走到门前,顿了几秒,“咣”地推开大门。

“你烦不烦啊?说了没好就是没好!不能唱!”魏无羡靠在床上看书,头也不抬一下。

蓝忘机第一回看到他卸了妆,面容清俊,丰神俊朗。他突然想起那个军官跟他说,魏无羡是个少爷。这样一看,还真像。

只是说话声音确实有点沙哑。

“嗓子怎么哑了?”

“哎你记性怎么这么差啊……”魏无羡烦躁地抬头,却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

“怎么是你?”他认得这个人,场场必至还坐在正前方第一排的人,谁都会认得了。

“嗯,来看看你。”

魏无羡挂起一副疏离又礼貌的笑说道:“辛苦您嘞!我这几天没上台实在对不住啊,您瞧,嗓子不行我也没法子啊。赶明儿好了给您补回来啊!”

他的样子熟练又冷淡,偏偏让人挑不出错来。蓝忘机倒是没被这点东西哽住,只是说:“不必了。”

复又问道:“嗓子怎么哑的?”

魏无羡看他两眼,答道:“我这人爱吃辣,前几天自己做饭没注意,辣椒放多了,吃坏了嗓子。”

蓝忘机一愣,还真没想过是这么个原因。

的确,湘菜重辣,不注意确实容易坏嗓子。

“你很喜欢吃辣?”

“喜欢有什么用,还是不能吃。”魏无羡瞥他一眼,像看白痴。

“别唱戏了。”

“嗯?”魏无羡刚喝进嘴里的茶喷了一书,“我不唱戏哪儿来的钱啊?”

“我养着你。”

“哦,您这是要包养我了?谢谢了,不劳烦您。”

“不是,我请你上我们家唱戏。什么时候唱什么你自己决定,不唱也没关系。”

蓝忘机难得如此多言,魏无羡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真的,您不必这么委婉。”

“我给你赎身,你跟我回去。”魏无羡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蓝忘机也懒得解释。于是跨门出去,找那名军官要魏无羡的卖身契。

所以第二天蓝忘机把卖身契交给魏无羡的时候,魏无羡真的懵了。“你来真的?”

“跟我走吧。”

魏无羡依旧保持难以置信的眼神。

“蓝家的宅子在乡下,风景很好……”

魏无羡突然回过神来,叫到:“行了行了跟你走!卖身契都给我拿来了我不跟你走岂不是忘恩负义?走吧走吧……”

蓝忘机居然还是很淡定的样子带头走了,还不忘交待:“待会儿把他的行李收拾一下。”

魏无羡一旦决定走了就特别干脆,兴奋地在那儿指手画脚的让人给他收行李。

蓝忘机抽空打了个电话给他哥:“兄长,我想带一个人回蓝家……带回去,藏起来……”

蓝曦臣隔着电话感受到了他弟弟的喜悦,欣慰地道:“好。”

于是从此,没有了一代名角儿魏无羡,也没有了蓝家二少蓝忘机。

只有在美丽乡村间的一对小夫夫。

魏无羡耕田,蓝忘机织布。做饭……咳咳,还是二少来吧。

你们看出来我的关键词儿了嘛
特别明显讲真
就这样
管他呢哼。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