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哨兵了不起(五)&(六)

这次是两章的字数一起发的
因为离高考只剩十几天了所以下周我是必然不能更新的
但我是如此的尽职尽责,于是就把两章合在一起写完啦
【快夸我快夸我!】
嗯忽视傻作者的自恋→_→

✨以下正文✨←我还是最喜欢星星23333

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得很急,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马虎不得。一路上气氛略微紧张,连魏无羡也没怎么说话。

结果反倒是蓝忘机先开口了:“不对劲。”

蓝忘机是哨兵,五感极强,和魏无羡这种单纯能打的向导毕竟不一样。他说不对劲,那就真的不对劲。魏无羡听了他的话也停下来,又实在找不到哪里不对劲,只好眼巴巴瞅着蓝忘机期待他给个说法。

“这一带生物活动少了很多,像是被什么震慑住了一样。”蓝忘机皱着眉头又听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而且,我好像闻到了之前那种东西的味道。”

这说的自然就是不久前他们遇到的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了。魏无羡觉得他们实在很像末日电影里那种丧尸,干脆就这么称呼他们。只是不晓得被咬一口会不会传染?

蓝忘机向来是慎重的人,既然说出口,必定有八成以上的把握。魏无羡虽然实在讨厌跟刀枪不入的丧尸打架,也马上做好了准备。

空气越发静默了,魏无羡低头思考着能加强战备的方法。突然灵光一闪,叫到:“蓝湛!你过来,过来!”一边还兴高采烈的招手。

蓝忘机目光里有点疑惑,但还是靠近了些。魏无羡嫌他走得慢,于是自己也小跑两步到了他跟前。朝他嘻嘻一笑,单手勾住他脖子向下一带,凑过去“啾”地在唇上亲了一口。

“你在做什么?”天色有点黑,看不清蓝忘机脸色,不过从声音听来只有单纯的疑惑。魏无羡没有深究蓝忘机害没害羞的问题,正在为自己的机智洋洋得意。

“补充信息素啊!我听他们说亲一下可以补充信息素什么的――简直就像打游戏磕药一样啊!”魏无羡莫名兴奋,“怎么样有用没有?”

蓝忘机这次沉默的时间有点久,他在认真思考回去后找个老师给魏无羡好好普及一下向导基本常识的事情。

等他回过神来,才冲着魏无羡摇摇头,表示没用。然后就着魏无羡半个人挂在他身上的姿势,低头吻下去。

魏无羡觉得唇上这触感陌生而异样,湿润又温热,一开始甚至都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待到他反应过来,整个人都震惊了。――蓝忘机居然主动亲我!

但是很快他就没心情想这种事情了。四片唇生涩又缠绵地厮磨在一起,信息素从交换着的气息中欢快地溢出来,也难解难分地样子。

好像不满仅仅双唇相贴的距离,对方在他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趁着魏无羡下意识张嘴的间隙侵入,于是他一下彻底失了招架的能力。

这样的感觉于魏无羡而言可称软弱了,他甚至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个向导。从喉舌见喷涌而出的信息素互相追逐,随唇齿的搅动而交换。属于蓝忘机的那份清新又甜美,半强迫半主动地被他吞吃入腹。他几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疲惫在消失,精神力快速地饱满起来。

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迷迷糊糊的想――那个学姐没有骗他啊,亲一下真的能回复信息素啊。而且……比打游戏磕药什么的,感觉好太多了吧。

也许几秒,也许很久。魏无羡晕晕乎乎地没什么感觉了,被放开的时候还软绵绵地靠在蓝忘机身上不想动,样子像一只被顺毛摸爽了的猫。

蓝忘机平了气息,解释道:“这样才有用。”

魏无羡点点头,微微撤开两步,脸上又是那样没心没肺的笑,说道:“我晓得啦!下次就这样亲你!”

蓝忘机微不可察地“嗯”了一声,开始回想刚刚他为什么要去吻魏无羡。他的状态其实挺好的,完全不需要补充信息素。但他还是这么干了,而且好像感觉还不错……

匹配率百分之百的影响真是太大了。

魏无羡的心理活动就比蓝忘机丰富多了。刚才还不觉得,此刻回过神来真是觉得小心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可是蓝忘机脸上――哦,那么大义凛然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根本不是在吻他就是单纯的磕药吧!

正当双方简单粗暴的给自己找好了借口,正主来了。

这回可不止一只丧尸,从林子里窜出来四只正正好把他们围住。魏无羡现在开始庆幸有刚才那个吻了――否则以他打了一天异兽又没怎么休息的状态,绝对别想打赢这些东西。

二人默契的一人接管两只丧尸。得益于先前战斗的经验,二人都直取对方眉心。但丧尸哪怕没什么灵智,也有着不差的战斗本能,死死地护住要害,竟让战斗胶着起来。

蓝忘机剑法中正平和,走得是稳扎稳打的路子,这样的缠斗下也不落丝毫下风。而魏无羡本就轻灵随性些,本身更是个向导,体能总归差了一截,真的耗下去必定会输。两人都十分清楚这一点,也确实没打算在这四头丧尸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对视一眼,招式陡变。

不同于方才的各自为战,两人开始逼迫丧尸聚拢起来,不多时竟成了两人合围四只丧尸的局面。那种不知从何而来却让人万分信任的默契再次形成,二人的攻击一下凌厉不少。

魏无羡身法轻快,负责引诱丧尸露出破绽。而蓝忘机力道更大更准,就负责看准时机一击必杀。这样下来,四只丧尸竟也没废太大力气便解决了。

然而蓝忘机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低声说道:“还未结束。”魏无羡站姿懒散,肌肉却微微发力,浑身上下毫无破绽,笑着应到:“不怕不结束,只怕他吓破了胆不敢出来了。”说罢还装模作样地四处张望,高声唤道:“胆小鬼!胆小鬼哎!……”

当然是没有人应声的。

于是魏无羡就笑得更肆意了,转头对蓝忘机说道:“看来是真的被吓破胆了啊哈哈哈哈哈。”蓝忘机无奈地摇摇头。

说笑归说笑,戒备却丝毫没有放松。魏无羡本就是故意激对方,敌暗我明的局面太不利,不如逼他出来。

隐在暗处的人确实是个忍不住的性子,此刻已气得嘴唇发抖。手中铃铛晃起,人类无法听到的声波传出去,又有一大波丧尸靠近了。

“蓝忘机,魏无羡……天才又怎么样?还不是要死在我手里?呵呵呵呵……”那人低低自语,兴奋又残忍。

而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处境确实不太妙。攻击他们的丧尸不仅数量又蹿了蹿,而且竟隐隐地有序起来。明明有着绝对的数量优势,但他们同时面对的永远只有六只丧尸。看上去是放水,然而这个数目刚好是丧尸共同攻击而不会因争抢目标而内讧的极限,甚至还有点粗糙的配合。

群攻加上车轮战,两人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力都飞速下滑,渐渐吃力起来。毕竟再天才,也只是十几岁的学生,没有接受过军队的正规训练,只靠着强悍的天赋和无与伦比的默契才勉强撑到现在。

他们甚至连接个吻回复精神力的时间都没有。

而对方打得也正是这个主意。他不在乎丧尸的伤亡,就打算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一点点耗死他们。

两人的颓势越来越明显,蓝忘机面容平静,剑眉却越皱越紧。魏无羡早已敛起笑容,疯狂地思考着破局之法。

他开始罗列自己的优势。

剑术,不够;体能,不够;配合,不够……还有什么,到底还有什么……是所有人哪怕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优势呢?

灵光乍现,魏无羡突然大笑起来。一面高兴一面骂自己蠢:

――他可是,史上最年轻的s级向导啊!打架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啊!

“蓝湛,替我护法!”

“好。”

魏无羡像没有考虑过蓝湛一对六会有多么凶险一样;亦或是考虑到了,但下意识相信他。而蓝忘机亦未曾问魏无羡他要做什么。这样彼此之间全然的信任,是从骨子里透出,在血液里流淌的。

于是就在生死一线的战斗中,魏无羡闭上了眼睛,丝毫不管无处不在的攻击。而蓝忘机就如一道坚强的屏障,生生在六只丧尸的围攻间为魏无羡撑起一片安全的天地。

而闭上眼的魏无羡,心神完全沉入自己的意识云。那里满天飞舞的精神细丝原本漫无目的地向四周蔓延,现在却聚拢起来,向着六个特定的方向蔓延。他还记得之前那个丧尸被剖开的头颅里灰色的晶体,只要击碎了那个,他们就能赢。

精神细丝反馈回的世界显得怪异又离奇,失去了物质原本的形态,换成一团团或明或暗的火焰。那是灵魂之火,火灭则人亡。一团蓝色的亮光立在中央,光芒稳定又清晰。在它周围是六团摇曳不定的火焰,如风中残烛,奄奄一息。在更外围的地方,是更多更密集的灰色火焰,明灭不定如鬼火一般。

一不做二不休,魏无羡干脆将精神力全面铺开,触到那团蓝色火焰时,那火便如加了油料般,火势猛地一增。他甚至有一瞬清晰的感觉到了蓝忘机的心情――坚定,信任。坚定着守护他,信任他看似毫无理由的决定。魏无羡心里一暖,却没有停留。毕竟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好时机。

他不晓得那一瞬的感受是互相的,蓝忘机也发现了魏无羡的想法,茫然,自信,开心……乱七八糟地根本分不清,索性也不去管,只一门心思护法。只是灵魂相接有种独特的美好,一瞬也让人回味。就连魏无羡那让人一头雾水的心情,也莫名让他欣喜。

而魏无羡的精神大网开始覆盖广大的灰海,火焰被压地重重一颤,却竟然没有一朵熄灭。

魏无羡感到了问题的棘手,不能熄灭丧尸的灵魂之火,要怎样才能杀了他们啊!

但他的努力依然卓有成效,趁着精神网的压迫,丧尸们动作一滞,而蓝忘机看准时机,两剑立刻刺穿了丧尸的眉心,一瞬间压力大减。

然而立刻又有丧尸补上缺位,蓝忘机的压力事实上丝毫没有减轻。魏无羡明白这一点,开始了更危险的尝试。他的精神力不再是从外围包围着灵魂之火压迫它熄灭,而是自己踏进去,试图控制它。

丧尸其实是精神力非常低下的生物,单个控制并不很难。麻烦的在于如何同时控制这么多丧尸。

精神力齐齐探入的那一刹,巨大的信息量涌入脑海。绝大多数都是浑浑噩噩的画面,但是有一些甜美温馨的画面,一看就是人类社会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个人保留了被该造成丧尸的全部记忆,看得魏无羡头皮发炸。

但现在不是为同类命运哀悼的时刻。他必须以最快地速度控制住这一批丧尸,叫他们退去。强忍住被海量信息占据脑海的巨大眩晕感,魏无羡的意识分成好几十份,强行深入丧尸们微弱得可怜的意志。

丝毫不关心从各个视角传来的反馈这样新奇的体验,他硬撑着最后的精神力喝道:“滚回去!”

丧尸的意识剧烈地颤抖起来,有几枚甚至将要熄灭。然而同样有剧烈挣扎的灰火在魏无羡的大网里左突右冲,试图挣脱魏无羡的控制。

魏无羡岂能让它得逞?以更加无可置疑的语气再次命令道:“滚回去!”他蓦然睁开双眼,一双黑眸竟隐隐染上红色,看起来竟比那些丧尸更像邪物。

几只丧尸迟疑地转过身去,抬步离去。隐在暗处的人像疯了一样摇着铃铛却没有丝毫作用,终究无法阻止丧尸的离去。

黑发飞舞,一双血眸近乎无情,冷冷盯着丧尸潮的退去。这一幕看起来竟不像在驱散敌人,更像王者号令臣民。

魏无羡等待丧尸离开足够远后仍未收回精神力,直到确认他们确实不会再回来,才收回飘散在外的精神细丝。

这一收回放松了心神后,魏无羡的身子就彻底软了,控制不住地向前栽去。哪怕是精神力差成弱鸡的丧尸,几十个叠在一起也是十分恐怖的力量。魏无羡刚才的控制虽然成功了,却也彻底掏空了他的精神力,于是连站也站不稳了。

蓝忘机及时跃到他面前,接住他栽倒的身形,刚好撞进他怀里。而魏无羡已经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闻见熟悉又安心的味道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地睡过去了。

低头看着脸色苍白,趴在自己怀里睡得无知无觉的人,蓝忘机心里泛起一丝异样,让他非常懊恼。――就好像完全是因为自己不够强,才害的眼前这人消耗得如此厉害。

不,不是好像。就是因为他太弱了。

蓝忘机将魏无羡打横抱起,把他的脑袋向自己怀里再靠了靠,给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方再启程赶往集合点。

如果说之前还不确定这种生物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别,现在就几乎可以肯定是有人操纵了他们。事态的严重性往上提了好几个级别。

――必须尽快上报并组织研究!

而暗处的那人把玩着手里的终端,认真看着刚刚录下来的视频,脸上重新有了志在必得的笑意:“天才向导变成邪恶生物的操控者……嘿嘿嘿嘿,真是,想想都有趣啊!”



kiss了!公主抱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第一次写吻戏啊我自己都超激动好吗!
以及真的不夸我嘛QAQ
好吧恶意卖萌可耻
学霸二哥哥佑我高考大吉
小伙伴们也加油啊!
爱你们!等我回来哦笔芯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