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千金不换〖蔡居诚x邱居新〗
梗来源空间#宝石失明症#
ooc归我
疯狂吹一波师兄们

――――――
邱居新发现自己的眼睛开始变化的时候,也没有太惊慌。毕竟他喜欢蔡居诚已经很久了,到现在才开始宝石化,实在是很幸运。

没有人发现他的变化,哪怕武当人来人往,因为蔡居诚喜欢黑色。大多武当弟子喜欢穿重阳套,比如郑居和宋居亦,因为武当仙风道骨,穿白好看。蔡居诚偏不,他喜欢黑色,穿一身镇玄,黑袍滚金边,和他很配。所以他也穿镇玄,他觉得很好看。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掌门,萧疏寒看了他好几眼,微微叹口气:“去吧。”

于是邱居新下了山,一个人到了金陵城,去点香阁找他的师兄。

其实他没想过蔡居诚能吻他的,他那么讨厌自己,恨不得再也不见到他,又怎么会吻他?可是他很想再好好看看蔡居诚,他只有三十天了,他要好好看看蔡居诚,把他刻在脑子里,才好度过余生的空寂与黑暗。

还好他很有钱,这种时候他甚至有点庆幸蔡居诚是在点香阁而不是别的地方。只有在点香阁,他才可以用大把大把的钱逼蔡居诚见他。

他见到蔡居诚的时候,那个人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边。点香阁的房间不大,布置的很暧昧,和蔡居诚这个人非常不搭调。但是他见到蔡居诚了,才不管这些。

“你来做什么?”蔡居诚脸很臭,他根本不知道邱居新来找他干什么,看他笑话?还是劝他回去?

“……来看你。”邱居新声音很轻,眼神牢牢粘在蔡居诚身上,一秒不肯离开。他现在视力还很好,可以清楚的描摹蔡居诚脸上的起伏。他英挺的眉,桀骜的眼,长直的鼻,和微抿泛白的唇。很清晰,很清晰,和他记忆中没什么不一样。他还是穿黑色,还是很好看,还是很倔,也还是很讨厌他。

“看我?看我的笑话么?”蔡居诚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邱居新说的看他,真的就只是看而已。

邱居新没再说话了,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看蔡居诚,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间或观赏他端着杯子喝酒的骨节分明的手。他就一直这样看着,看到梁妈妈在外面喊道:

“道长,今儿的时间到了!您明个儿再来吧!”

邱居新于是站起身,再看他一眼道:“师兄,我明日再来。”言罢头也不回,离开了。

蔡居诚脸臭到不行,邱居新的视线太明显了,简直像是解刨,他怀疑看过这几个时辰,邱居新都能知道他有多少根头发!偏生他也的确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人蔡居诚打不得骂不得,只好顶着这灼人的视线喝闷酒。好不容易熬到了头,他竟然说明天还来!?蔡居诚只盼明天哪个土豪能多出点儿钱,肥头大耳也行,总比邱居新盯着他看三四个时辰要好。

可惜,能比武当有钱的是在不多,蔡居诚自己又是个不解风情的。起初还有人因为他武当弃徒的身份和俊美无双的脸来看个热闹,到现在肯为他花大笔银子的也实在不多了。何况邱居新的身份摆在那里,敢跟他对着干的实在不多。于是邱居新真的说到做到,每天都来看蔡居诚。

他的眼睛已经不大好了,起初还能看到模糊的影像,现在就只是轮廓和色块了。但是没关系,他像个做默写题的小孩子,对着那些色块填空,这里是蔡居诚的眼睛,那里是他的耳洞,下面是他的鼻子,还有非常好看嫣红的嘴。他乐此不疲地玩着这样的游戏,每一天就像是新的关卡,提示更少难度更大,他就一天天在这样的游戏里,千万遍背诵蔡居诚的容颜。

蔡居诚慢慢的也习惯了,不再僵硬地坐在那里喝酒,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当邱居新不存在。事实上邱居新的存在感也确实不强,尤其和第一天比起来,他的存在感越来越弱。蔡居诚满以为是自己习惯了,却不知道是邱居新的眼睛宝石化越来越严重,失焦地一双眼,又哪里会有多犀利的视线?

第三十天很快就到了,邱居新已经几乎失明了。他的眼睛只能微弱地感光,再看不到任何具体的东西。还好,来点香阁的路他走熟了,蔡居诚的房间构造他也记熟了,总算没有特别大的影响。其实他明明知道,自己付了钱,以蔡居诚此时的身份而言,强吻他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只是,不愿意。不愿意看到那么骄傲的人被强迫后,尊严扫地却毫无办法的样子。更不愿意让他这样的人,是自己。

只是他终究还是有点贪婪的。

“师兄,能抱抱我吗?”最后一次了,他想感受这个人的温度。失明以后就不能再来了,会被他发现的。他不想让蔡居诚知道,蔡居诚如果知道,会愧疚的吧?他不想让他愧疚。

蔡居诚剑眉一皱,斥道:“你做什么?我可是个正经人!”

可是邱居新只是站在那里,微微张开双臂,低着头再不说一个字。

他那个样子像极了小时候,冷冰冰对他撒娇。明明是个小孩子,却非要装成大人,连撒娇也小心翼翼。蔡居诚一下就心软了,轻轻啧一声,招手道:“麻烦死了……过来!”

邱居新的身体不自觉地僵了一下,他根本不知道蔡居诚在哪里。房间太小,声音瞬间在墙壁上回响,他一时不察,连听音辩位都做不到。

蔡居诚在他背后,邱居新一动不动的样子实在有些奇怪。总不可能是害羞了啊,他不是这么婆妈的人。

所以他长腿一迈,往邱居新走去。

邱居新此刻凝神,瞬间就听出了蔡居诚的方位,沉静转身迈步。不想房间太小他二人步子又太长,他这一步,竟然与蔡居诚错身而过。

邱居新一无所知,蔡居诚却终于发现了端倪:“你在听音辩位?你眼睛怎么了,瞎了?”

邱居新根本没想到会被他发现,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僵硬的站在原地拼命低头垂眸不让蔡居诚看到他的眼睛。他哪里晓得,这一番动作在蔡居诚眼里根本就是欲盖弥彰。

蔡居诚强硬地扳过他的身子,又抬起他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记忆中那双清透冷冽的双眼,现在泛着无神的冷光。

他突然就明白了,邱居新为什么乐此不疲地看他,为什么他感觉到的视线越来越弱。他还记得,邱居新第一天来看他到现在,刚好是三十天。

“为什么不跟我说!”蔡居诚捏住他下巴的手开始用力,邱居新吃痛地皱眉,却没有躲开。

“为什么不告诉,说啊!因为我宝石化让你觉得很难堪吗?甚至不愿意告诉我?你怕什么,怕我吻你吗?还是你居然贪图那两颗宝石价值千金?”蔡居诚紧紧盯着他,呼吸粗重地声声逼问。

“……没有,没有很难堪。”哪里会难堪呢?他明明那样喜欢他,从小到大,那样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自己啊。那样的质问,与其一厢情愿地当做是他在乎自己,还不如说是蔡居诚自尊心作祟。

“那是为什么?你总不会告诉我你想要那两颗宝石吧?武当什么没有差两颗黑不溜秋的石头?”蔡居诚因为他的直白和毫不犹豫愣了一下,却十分不相信地嗤笑道,“别骗人了,我还不了解你么。”

“我没骗你。”邱居新垂下眼睑,“我从来……不曾骗你。”

蔡居诚狠狠吐了口气,心想小兔崽子的账呆会再跟他算,如今要紧的是他这双眼睛。武当未来掌门是个瞎子,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邱居新仿佛是预感到了什么,使巧劲拨开了他的手,疾退两步道:“师兄,不要。”

蔡居诚气得七窍生烟:“给我过来!”

邱居新在他两步之遥坚决的摇头。蔡居诚骂道:“不知好歹!我还拿不住一个瞎子么!”

“师兄,你赢不过我的。”邱居新摇摇头,不说蔡居诚的武功被点香阁封了大半,他离开武当这么久没有修行必然也无寸进,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蔡居诚当然知道,但哪怕知道他也要逮到这小子。不能让他就这么瞎了,他瞎了,自己会……

愧疚一辈子的。

两人于是在房间里辗转腾挪,蔡居诚招招狠厉,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功力伤不了邱居新,若是再不尽全力,恐怕没有一丝胜算。邱居新虽然眼睛看不到了,却熟悉房间的全部构造,何况听音辩位从小练起,躲开蔡居诚的攻击并不算太难。

蔡居诚渐渐体力不支,邱居新却还游刃有余。然而蔡居诚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锲而不舍地追着邱居新的身影,企图抓住他,再,吻他。

不知过了多久。

“师兄,停手吧。”

“做梦!”

“师兄,已经晚了。我开始宝石化是在酉时,现在已经亥时了。”邱居新的声音极其平静,丰富彻底失去光明,失去所爱之人身影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蔡居诚僵在原地,却不相信似的骂道:“你当如此便能唬到我吗?”三步并做两步冲到邱居新面前捉住他的领子就吻了下去。

邱居新却不再闪躲,乖巧地任蔡居诚作为。

那个吻毫无技巧,也绝不温柔。蔡居诚带怒地啃咬,邱居新却觉得极幸福。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蔡居诚在他唇上碾磨撕咬,温软的唇互相依偎,他觉得有一种别样的缠绵。于是他顺从地张开牙,放蔡居诚进来,随蔡居诚在他嘴里扫荡略多,从疼痛里感受这个人的存在。

终于,蔡居诚停下来,离开他的唇,满怀希冀地看他的眼睛。可是邱居新没有骗他,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从不骗他。

他此刻恨得要死,揪着邱居新的领子大骂:“你告诉我会死吗?面子就那么重要?还是你有这么讨厌我,宁可瞎了也不肯吻我?”他喘了口气:“可你刚刚不是很乖么?”

“……所以我才不想告诉你的。”邱居新小声说。不知道是也看不见了,还是吻都吻过了自暴自弃,他干脆坦诚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他顿了顿,“我就知道你会因为我的眼睛吻我,可是我不想这样。”

“我想你因为喜欢我,才吻我。”

蔡居诚真是懵了,他没想到邱居新居然会因为这么幼稚的理由放弃一双眼睛。可是还不等说话,邱居新又开口了。

“这两颗石头给你罢,我拿着也没什么用。你拿去赎了身,然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不用非要回武当。”

“闭嘴!”蔡居诚越听越生气,有这么说话的么?他当自己是谁?圣母吗?还给他赎身?他以为他是谁?他蔡居诚要赎身还用的着你邱居新的眼睛?

“反正你也瞎了,武当掌门人不可能是个瞎子。别回武当了,跟老子走!”他看着邱居新,邱居新眼睛上的宝石已经落下来了,他现在闭着眼睛,脸上露着疑问和一点不易察觉的欣喜。

“怎么了?不是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么?要你跟我走又不愿意了?”蔡居诚挑起眉毛,“还惦记着武当?得了吧,郑居和在呢,要你个小瞎子回去添什么乱。”

蔡居诚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把那两颗石头塞回他手里:“收好,这是你喜欢我的证明。敢弄丢了我宰了你。”

“梁妈妈!”蔡居诚站在门口大喊道。

“哎来了来了!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啊?”梁妈妈拖着肥硕的身体小步跑过来。

“赎身。”

“哎呀这……”

“多少钱,说吧,我们付得起。”

……

蔡居诚抓着新晋小瞎子邱居新的手,他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他不是武当弟子了,邱居新也不是什么武当下一任掌门。他喜欢自己,因为自己瞎了,现在会跟自己一起离开这些地方。

蔡居诚牵着邱居新的手,像很多很多年以前那样。

――――――

最后还是不忍心改成了HE,结尾读起来可能有点奇怪?
看完的都是小天使我爱你萌!
如果点个小红心我就更爱你萌了(小声逼逼)

评论(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