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gay佬世界找直男(五)

这就是完结啦!撒花!
没有坑我觉得就很高兴了
因为写文对于我来说就很三分钟热度
一旦最初的灵感和热情消失,无以为继就很难写下去
好在还是写完了
也不知道我怎么把轻松喜剧写成了文艺风
嗯晏歌和谢居安在一起啦也祝单身狗们找到另一半

――以下正文――

他们于是就又去了江南。

武维扬死后十二连环坞群龙无首,水匪们无处可去依旧盘踞于此却没什么大作为,日子过得可谓凄惨。见到杀死老帮主的罪魁祸首又气又怂,那样子还蛮好笑的。

“我现在可以一个人打过武维扬。”晏歌鬼使神差地说出这么句话来。

“嗯,很厉害啊。”谢居安居然也笑眯眯地顺着话头夸她。

晏歌觉得她现在就像一个考了一百分问家长要表扬和亲亲的小孩儿,更诡异的是谢居安还给了。啧,这气氛。

气氛的确有点不对,但是既非尴尬亦非暧昧,介于两者之间不好形容,总之,就是奇怪。

但是两个人都没戳破,毕竟说了就会彻底尴尬,只好装作不知地继续,故地重游。

雪庐书院依旧小而精致,施茵那时还说先生房里的字画够买下一间庄子。可惜往昔无限好,却人事皆不同了。晏歌有点触景伤情,忍不住对着谢居安絮絮叨叨起来。

“你知道吗,明珠死了,为了救薛斌死的。可是她死了,薛斌却告诉我,他根本没打算娶明珠。我气的要死却没一点办法,是不是很没有?”

“施茵和叶盛兰也没有在一起,花夫人虽然同意了,施茵却反而过不去心里的坎,二人虽没有分开,却也没有成婚。”

“金大小姐回万福万寿园继承家业了,胡大哥离开了。大小姐的美梦没有成真,她和胡大侠之间有缘无分了。”

晏歌一边说一边觉得世事离奇又难料,雪庐书院春祭时分明春光灿烂,万事都好,然后不过短短几日光景,大家便风流云散,各自别离,受尽命运捉弄。

她和谢居安又何尝不是呢?如果那时未曾离开,他们此时也许很幸福,也有可能因为她太弱太任性而分开。无论结局如何2,至少她总不算后悔。只是现在重逢,她缺一时不知面对。

“别想了。”谢居安打断她。

“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别想了。”谢居安拉起她的手,往书院外走去。他走得有些快,晏歌被他拉着手踉踉跄跄跟着,听到他头也不回的说道:“各人各有各自的缘法,你不必为他们操心,发生的这些根本不是你的错,他们的人生也与你无关。”

“我知道,我只是有些感慨……”

“不要感慨了!”谢居安这句话的语气,甚至有些严厉,晏歌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谢居安反应过来,放柔嗓音:“不要想了,也……不要难过了。”

“好。”

谢居安回头看了看晏歌,正对上晏歌也抬眼望他。这样四目相对的场景与他们而言其实很少见,仅有的回忆也模糊不清。于是,他们就像魇住了一般定在原地,没有尴尬的移开目光也没有说笑打断对视。就这样互相看着,甚至不知道在想什么地看着,仿若失魂。

“走……走吧。”晏歌先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个人在大街上深情对视有多肉麻,而且谢居安抓着她的手还没松开。天哪她根本不敢想象路人心里在想什么,赶紧甩甩谢居安牵着的手喊他逃离现场。

可惜谢居安抓得极紧,她竟没有甩开,而且也没有放开的打算。她只好半推半就地由着他牵着,往酒楼走去。

饭菜上桌,是江南特有的鲜香精致,热腾腾地扑面而来,让人感到温暖和熨帖。她迫不及待开始动筷子,吃得狼吞虎咽活像饿死鬼投胎。

谢居安却只是笑着看她,等她吃的差不多了才笑道:“这么多年了,你这副吃相倒是一直没变过。”

晏歌闻言大窘,自己的1吃相自己知道,以前还可以拿穷当借口,现在好歹也算小康,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了。只好把当年穷出来的一身正气拿来撑场子,理不直气也壮地哼笑到:“怎么?谢道长嫌我吃得多了?”

“没有没有,我哪里敢嫌弃。吃饱了吗,不够还有。”谢居安看她活泼泼的小模样,像翘起尾巴的猫,看上去在凶你,其实在撒娇。

“切,算你识相。”晏歌翻了个白眼,总归还是没再吃了,舒舒服服地瘫倒在椅子上,看入夜后的万家灯火。

“真好啊。”她突然感叹道。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好,就是像现在这样,她就感觉很好。不知道是从谢居安身上还是外面的灯火里汲取到的温暖,让她整个人都柔软下来。而对面的谢居安,灯下看美人果然越看越好看。他比几年前更成熟些,没那么话唠了,让人觉得可靠又安心。虽然还是贫嘴,但是贫得让她十分眷恋。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不过重逢几天,她好像又要重新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那他呢?

于是晏歌突然坐起来,问他:“明天,我们怎么办?”

谢居安不明所以:“什么怎么办?”

“我是说,上回的明天,我就要跟你告别了。这次呢?我们明天,要分开吗?”华山弟子向来单刀直入,像他们的剑一样一往无前。

“你觉得呢?”谢居安笑起来,眯着的眼睛显得温柔又带点狡黠:“你觉得这一次,我还会给你理由放你走吗?”

“……就算有理由也不会放了。”末了,他又轻轻补充一句。

晏歌也笑了:“嗯,那就别放了。说好了,以后都不能放了?”

“好,不放了。”

他们曾经设想过千万种重逢,设想过千万种表白。要怎样解释当年的分别,又如何填补几年的空白。但是原来,一切想象也都太苍白。当你真的再见到那个人出现,所有的预想全部覆灭,只剩下最原本的冲动,那样鲜活而热烈。不需要无比浪漫的告白与承诺,也不需要生死与共的患难与磨砺,就在灯火如星的小镇酒楼上,他们终于确定了彼此。

好像平淡如水,又觉得惊心动魄。

好在,他们还是没有错过。

相爱的人,会相爱。祝你也是。

感谢所有看过的,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评论的小可爱们。
完全是你们支撑我写完这个。
之后可能还是会滚回bl坑毕竟bg我太不会写了QAQ
谢谢大家我爱你们哟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