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gay佬世界找直男(四)

我觉得我已经完全脱离了欢脱向
这一章全都是感情戏
九拐十八弯的心路历程
贼绕那种
……凑合看吧我也觉得挺磨叽的
下一章应该就he了嘻嘻

――以下正文――

其实不止是晏歌同他告别的。施茵,左明珠,薛斌,叶盛兰,各自都要离开了。然而谢居安看来,晏歌的告别却格外突兀而无理。

他还是笑盈盈地送走了所有人,完全无视胡铁花惊奇疑惑的眼神。晏歌仿佛明白他所有的不解,乖巧地等到了最后。

“只有我们了,说吧。”两人对立沉默良久,还是谢居安起了话头。

“对不起啊……突然就说要走……明明跟你在一起挺好的。”

“跟你一起以后,江湖好像就完全不一样了。只有美酒,侠客,风花雪月的情节。可是我明明知道,不是那样的。”

“我自己做义士的时候,明明过得挺凄惨的。武功不高,也没什么钱,又穷又可怜。其实这才是江湖啊,江湖一点都不美好。但是你,你太好了,我差点被你唬过去,以为江湖就该这么美好。”

“所以我该走了,有你在我可能永远都是现在这样。这样不好,我太弱了。”

“我们华山的,怎么能比你们武当弱啊。会笑死人的啊!”

“谢居安,对不起。”

谢居安终于无法阻止她的离开。他知道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对,他也明白只要自己在她就没法成长。可他虽然不需要她成长,不需要她强大,却无法拒绝她让自己更强大。

和晏歌分开以后,他没再行走江湖,回了武当闭关。他心里明白,无非是因为心乱了,再经不起一丝一毫人情世故的碰撞。

晏歌则留在了江南。拜访过掷杯山庄,看过了由爱而生的离奇闹剧。也闯入过薛家庄,目睹了兄弟反目的荒诞结局。她一次次战斗,修行,见识,开始变得强大,勇敢,也孤独。

只是可惜,没有人见证。

晏歌偶尔会想起遇到过的那个武当道长。他清朗的眉目和张扬的笑,仙风道骨的气质和不搭界的话唠。还有他,无条件的包容。

日子久了,她也看得清楚。谢居安那时喜欢她,她现在知道了。

只是知道了又如何呢?难道要她上武当找情郎,又娇滴滴地在他怀里过一辈子吗?不过是偌大江湖,有缘再见罢了。

这样想显得挺沧桑挺可怜的,确实也只有她自己觉得这样挺好。每回碰见香帅,他都欲言又止的,想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她知道香帅知道谢居安的行踪近况,谢居安也知道香帅晓得她的一切,只是双方,都没有开口问过了。

谢居安在武当清心寡欲,修身养性,几乎觉得晏歌只是心里一个影子和名字。于是拜别掌门,又下了山。

鬼使神差的,去了金陵。

当然,他打着看望蔡师兄的正义旗号,为此特意买了两串糖葫芦以示真诚。可是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来金陵做什么,他这么心虚又是为什么。

可他还是,认认真真的从点香阁,到成衣铺,铁匠铺,玉器坊,再到饭馆,走了一遭。好像也没有想要遇见谁,只是,忍不住心里半分妄念。

他果然没有见到晏歌。

自嘲地笑笑,却觉得这样走过以后反而真的释然了。于是打道回府,去客栈睡一觉。他决定明天启程去江南,再看看十二连环坞和雪庐书院。

只是命运总是离奇,他就走在街上,猝不及防撞上了低头走路的晏歌。

他听见她轻轻啧了一声,看见她微微皱眉抬起头来,然后五官舒展,追着惊讶的尾巴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同他打招呼:“谢师兄,好久不见啊。”

于是一刹那所有的记忆又鲜活起来,像线稿着色后突然变得丰满动人。好在他闭关并非一无所得,轻轻巧巧也笑道:“好久不见。”

于是同游也顺理成章了起来。他们又把那条路走过一遍,像老友一样谈论年轻时幼稚可爱的过往,滴水不漏。

谢居安想,她还是很好看,但是似乎高了一点,也苗条一些了。言辞谈吐显得从容而有气魄,周身气魄雄厚隐隐有渊亭岳峙之像。打扮也不寒酸了,手上的剑更是精品,萧也……萧?她的萧,却为何还是没换?

晏歌则觉得他变沉默了些,安静起来的样子尤其帅。还是很仙气又很土豪,不过从明骚成了闷骚。

他们一路走到饭馆,决定一起吃饭,开了坛上好的竹叶青,三杯两盏过后谢居安说:

“明天,我们一起再去江南吧。”

“……好。”

晏歌躺在床上的时候严肃反省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色令智昏地答应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还嫌旧情人重游故地不够尴尬吗?要知道她最丢脸的样子可全都在这些个地方了,为什么要去揭自己的老底啊?

可是她心里其实,还蛮期待的。

谢居安就可以说是非常期待了。他终于明白什么修心了放下了都是狗屁,他所有的记忆和记忆里的喜欢,再见到她的那一秒全数复活,鲜活如初。虽然他们都变了,但是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了。

――――――
断在这个地方是因为剧情需要啦
……不其实是因为我困了对不起
以及虽然是一篇让我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文我还是想尽量给他俩一个好结果吧
emmmmmmm以及隔这么几天来写我觉得我的文风又变了QAQ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