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gay佬世界找直男(二)

对没错我改名字了!不开玩笑!因为欠债梗不能总玩啊哈哈哈哈而且也和后续剧情关系不大所以就先用这个了
反正名字不重要你们记住这是武华BG就OK嘻嘻

然后说好的爆笑神经病风也没有了我好像写成了正剧向QAQ。基本上是主线剧情双人浓缩版?嗯……我觉得这个文有被我写废的倾向,凑合看吧

――以下正文――
有了伴儿的谢居安和晏歌决定先去江南看看。

没办法,武当在中原,华山则永冬,谁也不曾见过传说里花红柳绿草长莺飞的江南景色。一合计,便从金陵码头坐船南下了。

甫一下船,尚未看清楚周边景色,便听到男女吵闹之声。说起来,晏歌还很少看到吵架吵成三岁小孩儿样,争论你上船还是我上岸喋喋不休的人。果然江南就是不一样,连人都与他处有三分不同。本不打算管他们,拉着谢居安就想走来着,结果反而被谢居安拉住了。

“哎,你看,那是不是金灵芝大小姐啊?”

哈?这位大小姐怎么又到了江南啊?跟她吵架的又是哪位勇士,居然敢跟这位姑奶奶动嘴?晏歌还没缓过神来就被谢居安拉去跟金大小姐问好。

“金大小姐好啊,金陵一别没想到江南再见,我们可是有缘呐!”

金灵芝看他一眼嗤道:“谁要跟你有缘啊?自作多情。”

船上那位勇士则好奇地探出头来,晏歌看去,一副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落拓浪子样儿竟还有几分帅。

但她还是觉得,谢居安比较好看了。

几人还未寒暄,就听到不远处的声响。几个彪形大汉面前跪着个半百老头,边抹眼泪边磕头,好不可怜的样子。

晏歌的义士本性完全激发了,想也不想轻功点地跳到那老人家边上喝到:“你们几个,干什么呢?欺负一个老人家算什么本事?”

“哟,小姑娘,我们凤尾帮办事儿,可不是你能管的,滚滚滚一边儿去。”那大汉不屑的睨她一眼,继续对老头道:“凤尾帮征船哪有你不乐意的道理?识相的,就给爷爷我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别逼老子动手!”完了还扬扬手里的大刀以示威胁。

晏歌算是看明白了,感情这凤尾帮是要强行征船,老人家恐怕是不愿意就这么丢了维持生计的活计,才跪在地上求情的。不管怎么说,这么不像话的事儿,她晏歌遇上了,就一定要管一管。

扶着老人家走到一边,拍拍对方的手安慰到:“老人家莫慌,有我在,谁也抢不走你的船!”

说罢长剑出鞘,横剑胸前道:“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几分能耐。”

那大汉哪里受得了这等挑衅,哇呀呀乱叫一通齐齐冲上来。晏歌岂会怕了他们,起手千山吹雪,剑若流云,在几人间飞速回旋,末了还以剑气将几人击飞。这些彪形大汉看着威武,又哪里比得上正派弟子武艺高强,看到晏歌的架势便有了三分惧意。晏歌却不打算随便放过他们,趁着几人被击飞便紧接一招华岳三峰,简单粗暴解决对手。

然而还不等她得意,别处的凤尾帮帮众全都被惊动了,大叫着朝她这里冲来。晏歌一时蒙圈心想她当义士以来怎么每回都要被群殴,紧接着就被跳过来的谢居安一把拉进水里,一时不察还呛了好几口水,眼睛也不大能睁开了。只好憋住一口真气,紧紧攥住谢居安的手,任他带着她往哪里游去。

好不容易上了岸,这才发现不止是她和谢居安,金灵芝和那位勇士也在,还有一个渔夫打扮的人坐在一旁。众人中间一团火噼噼啪啪烧着,烤干衣服顺便烤几条肥鱼。

那渔夫打扮的人一边烤鱼一边气呼呼的叫嚷道:“胡铁花,老子就知道跟你在一起准没好事儿!你看我的小美人,破了底子断了绳。你说,你怎么赔我!”

胡铁花,就是那勇士听罢不乐意了:“我说张三,你怎么血口喷人呢!明明是那位女侠挑的事儿,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

“切,女侠那是行侠仗义!除恶扬善!”

“这倒是说得对,今天这档子事儿,就是没有女侠我也要管一管的,这凤尾帮真不是东西!”

晏歌逐渐回过神来才慢慢觉出味儿来,感情都是因为她的多管闲事才害的大家都要跳水逃跑,还害的张三的船也坏了。

“那个,大家,实在对不起了,我太冲动了,才害的大家都跳水逃跑……”晏歌现在羞得脸都红了,慌慌忙忙站起来跟人家道歉。

张三和胡铁花反倒愣住了,对视一眼,还是胡铁花道:“你这丫头,江湖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常态,何况你华山更是侠义当头。发乎本心又合乎情理的事情,何必道歉!”

“可是……”

“别可是啦!你要是心里过不去,不如和我一起去把张大哥的船修好吧!”谢居安看着晏歌局促不安的样子摇摇头站起来道。说完便拉着晏歌往旁边的小林子里去找材料。

要不怎么说江南好呢?青山绿树随处可见,要什么没有?拿剑削断较细的小树,再劈成厚薄均匀大小合适的木板。一旁的树藤编起来,就是牢固结实的好绳索。抱着材料跳上张三的船,三下五除二就修了个差不多。晏歌在一边只有看的份儿,完全帮不上一点忙,看谢居安忙上忙下的样子心里愈发愧疚了。

谢居安忙完就看到晏歌垂头丧气的站在一边,好笑地挤挤她的肩:“晏女侠,怎么不高兴哇?”

“我是不是挺没用的啊?连累大家,连修船也要靠你……要是没有你,别说什么游历江湖了,我指不定刚刚就死在凤尾帮那群家伙手里了……”

谢居安倒是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大大咧咧,敏感起来又这么爱钻牛角尖,居然觉得有点可爱。揉揉她的脑袋说道:“你啊,你怎么不想想如果没有你那个老大爷怎么办呢?何况胡大哥和张大哥也没有怪你,你要觉得对不起他们,左右我也把船修好了,不如觉得对不起我。可你要觉得对不起我……吃的喝的用的你花我的还少了吗?怎么还对不起做什么?”

晏歌被他一通歪理闹得头晕目眩,但是心里的不安内疚,却奇异地平复不少了。

再回到火堆边,张三的鱼已经烤好。胡铁花和他大快朵颐,刚刚醒来的金灵芝也不顾大小姐的风范,拿手抓着滚烫的鱼肉小口吃着。烤鱼的香气煞是诱人,晏歌不免咽了好几次口水,眼巴巴地看谢居安从架子上取下两条,又比比大小,最终把大的递给她。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跟饿了八百辈子似的……不知道的人以为我天天不给你饭吃还是咋的,得得得快吃吧……真是欠了你的!”

晏歌懒得跟他贫,抓住烤鱼一顿撕咬,吃相比在坐各位男士还要不羁,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吃得正欢时听到远远的喊声:“张三!我就知道又是你在烤鱼!”随即看到一个身影,轻功超绝,刹那间就到了眼前,拿起一串烤鱼就咬,罢了还舒出一口长气道:“啊!舒服!”
――正是楚留香。

张三略带鄙夷地看他一眼:“吃鱼就吃鱼,怎么还带了尾巴来?”

晏歌一看果然有几人追在楚留香后面跟来,只想将功折罪,立马自告奋勇道:“我去我去!”也不等人答话便跳出去,抓着几个大汉一顿好打。

回到火堆边就听见众人讨论凤尾帮的事情,那武维扬和云从龙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她和香帅最清楚不过。那武维扬根本就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扣了云从龙的侄子云鹰做人质,还想当个伪君子,简直叫人不齿!

胡铁花和金灵芝得知内幕气的不轻,直说要去掀翻武维扬的老巢,救出云鹰。张三本不愿意,奈何禁不住众人磋磨,只好答应用船送我们去。晏歌有这个机会哪里肯放过,谢居安也就跟着一起去了。

众人吃饱喝足,休息片刻,便打算闯那十二连环坞去救人。


走剧情主线大概走完雪庐书院就没了,并不会一直这么简单的做任务,毕竟我们是有感情线滴嘻嘻。
好吧我并没有看出来我的感情线在哪里。
给华山小姐姐呼吁人权举动怕是要翻车,祝我平安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