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有钱就是了不起(一)

武华BG了解一下
师兄有男票而我没有就!很!不!服!
gay里gay气的世界里我要做一股清流
话唠逗比土豪武当师兄x没钱更没脑子花痴华山师妹
轻松(神经病)向
什么人设?不存在的我光明正大ooc
――好了以下正文――

晏歌,是个有志气的女孩子。

从她拜入华山的那一天起,她就发誓,一定!要拐一个武当道长回家。

为此她不惜忍受华山的寒冷贫穷以及腐,刻苦修炼,不撩到道长不罢休。

有时候她也很抑郁,为什么,她的师兄们可以被道长倒追,而她,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却被这群gay佬视而不见?但她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偌大一个武当,必有直男!

晏歌第一次见到活的道长,是道长们来华山讨债。明明被华山的73层严寒冻的濒死,却还是不离不弃,一心上山要钱。晏歌估摸着,他们必是打着没钱就肉偿的主意了。啧啧,用情至深,感天动地啊。

……可惜没有看上她的。

没关系,她不会轻易放弃,毕竟师兄少,而道长多,轮也会轮到她的吧!然而事实证明她错了,像武当这种就差脸上写个gay字的门派,哪怕没有华山师兄了,还有暗香的女装大佬,少林的虚伪秃驴,必要时候甚至可以自产自销。

晏歌思量再三,以为不可坐以待毙,遂向掌门辞行,下山做了个义士。

后来想起来,这真是她一生厄运的开始。

义士不好做啊!暗香的大佬们的猥琐流真的不适合她这种正直又坦荡的姑娘。她曾经深深地怀疑过暗香如果真的被抓了,一定是这群闷骚看上谁了含蓄的表白。然而在这个gay佬的世界里,并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晏歌在又一次追暗香没追到反而被遛了一大圈以后,彻底颓了。你说下山以来,不仅没见过几个道长,还天天被暗香耍,事业爱情双失败,简直人生无望。

怀疑人生的晏歌决定去点香阁,蔡居诚也是道长啊!脾气再臭再心有所属,那也是个道长啊!虽然能看不能吃,哦,也不一定能看到,但是好歹有一线希望吧。

可惜,蔡居诚这种高岭之花,怎么会随随便便就给一个华山的穷逼见到呢?没错,晏歌很穷,追不到暗香没钱赚,还要买酒喝,还要修装备……浑身上下能拿的出手的那几颗宝石送给了蔡居诚简直像是掉进了无底洞,连个水花儿都不带响的。

啧,蔡居诚,吸血鬼!!!

苦哈哈的出门时,撞见了一个道长。道长小哥哥和她以前见到的武当不一样――虽然长着一张禁欲脸,却是个话唠。

“哟,这位师妹,你也没见到蔡师兄?我跟你说正常啦,蔡师兄除了几个大金主连我们这些师弟也很少见的啦!哎看你这身打扮你是个华山?啧啧啧这你就不对了啊,你看看你,有钱逛窑子怎么没钱还债呢?我们武当冒着严寒去华山讨债也不容易啊,大家就不能互相体恤一下嘛?可是你没见到蔡师兄的话估计也不是很有钱,你这个衣服上怎么还打着补丁?哎呀剑鞘也缺口啦!还有萧!萧!这种破萧怎么能吹出好曲子来呢?怎么说也要换个玉的嘛!哎来来来,看在武当华山旧交的份上,师兄带你去换身装备!”

于是晏歌猝不及防就被武当拉进了一家裁缝铺,被人摆弄着量好尺寸,说好下午来拿衣服。又被拉进了铁匠铺,听着武当豪气的说把你们这儿最好的剑拿来给我师妹!完了再带去玉器铺,挑来捡去选了支玉色温润造型古朴的玉箫塞进她手中。在金陵城最好的酒楼里吃过午饭再去换好一身成衣。

晏歌晕晕乎乎被他拉着跑了一天,在话唠的攻击下只记住了他的名字。

――谢居安。没想到名字这么正经?

“好了!”谢居安满意地欣赏自己这一天的成果,这个华山小师妹,之前一脸寒酸的样子看不出来,现在好好打扮一番,还蛮好看的嘛!果然啊,人靠衣装。

晏歌被他看得发毛,别别扭扭地抓着衣摆:“你……你说多少钱吧,我以后一定还你。还不起的话,你要是看上了我华山的师兄,我一定帮你介绍……”反正你们武当一向喜欢肉偿这种事情。

谢居安愣了一下问:“为什么是师兄?不能是师姐师妹吗?”

“啊?啊……也,也可以的!”直男!直男哎!

“那……你呢?”

“啊?”什么他在撩我吗这是什么走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逗你的啦你这个呆样!走啦走啦去吃晚饭啦!吃酱板鸭怎么样?水晶肘子呢?糖醋鱼?东坡肉?啊还是都吃吧!”

晏歌表示她这一天的经历过于奇幻有点接受无能。难道华山的债都是这么欠下的吗?路遇武当后被莫名其妙的道长拉去买买买然后还不起所以只好肉偿?

什么鬼啦!!!

她从没见过这么脱线的道长好嘛?!您的禁欲脸是白长的吧?仙风道骨也是吹的吧?还有话唠是怎么回事啊?这种浓浓的暴发户气息又是哪里散发出来的?

“师妹啊,我看你年级尚轻,怎么就独自出山游历了呢?”而且还混得这么惨,谢居安状似无意的问道。

“我?我还不是……”晏歌突然噎了一下,丫的差点说漏嘴!“还不是为了增长见识好增长修为嘛,哈,哈哈……”

这种鬼话谁听了都不会信吧……

谁知谢居安听完之后点点头:“师妹好志气!”

???居然信了!?

随即听到他话锋一转:“不过我看师妹如花似玉,又年幼天真,这江湖险恶,不如与我同行吧?”

同不同行再说,但是你说她天真,这晏歌就不高兴了:“我哪里天真了?你难道比我好到哪里去了?”瞧你那话唠样简直就像地主家的傻儿子好嘛?

谢居安笑着摇摇头:“师妹此言差矣,若不是天真,哪里会随随便便相信我这个陌生人,又随随便便接受我的馈赠,毫不设防的与我吃饭喝酒?”

“你……你是武当的师兄,自是不会害我的!”晏歌有点心虚,但说得也不差。武当再怎么讨债,也不会真的害了华山弟子的性命。

“那如果我是假扮的呢?你又当如何?”谢居安笑嘻嘻的看着她,觉得这位小师妹被逼的急红了脸的样子煞是可爱,“可莫说我给你买了好装备,到时候把你迷晕,这装备我全都可以脱下来,把你卖了你都没处说理哦。”

晏歌被他说得心惊,忍不住按住了腰间剑柄:“你,你别乱来!”

谢居安看她这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哎呦小师妹,幸亏我不是骗子,你这个单纯的样子啊,真是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的!怎么样,现在要不要跟师兄一起游历啊?师兄保护你哦。”

晏歌却是被他的话挑起来警惕心,说:“你怎么证明你是真的武当弟子?谁知道你刚刚说那一大通话是不是为了麻痹我,让我以为骗子不会揭自己的老底!”

“哎,怎么这会儿又如此精明了?这样,武当的剑法你总认得吧,这是不外传的,我打一套给你看。”谢居安又好笑又好气地拎起剑匣,当真认认真真地打了一套武当剑法。

而晏歌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得入迷,心想这个武当认真耍起剑法来真是帅的天崩地裂啊!可惜那一张臭嘴毁了整个人设啊!

……可是他毕竟还是好帅,而且还是直男。怎么办,有一丝心动。

――等等她就这么没原则的吗?要求这么低的吗?

――对就是这么低,帅气的直男道长哎!还要怎么样!!!

――不行不行做人不能这么肤浅……

晏歌内心戏已经过了百八十回,恍惚听见谢居安叫她:“师妹?晏歌?歌儿?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啊?路费住宿费伙食费装备钱我都包哦――嗯……不用还的那种。”

“要!”

晏歌发誓她绝不是因为谢居安长得好看又直又有钱才答应他的,她完全是为了游历过程中有个伴儿才这样的!

嗯,就是这样!

看完的都是天使无疑
好久不写文文笔估计是崩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会写多长我会努力不坑的!
然后标题是暂定来着如果有小可爱想到别的名字拜托告诉我我真的不会取名字QAQ
嗯爱你萌\(//∇//)\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