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剑琴# 怎样都好

#剑琴# 怎样都好。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抽到青莲的我忍不住撸文了,清水清水清水。我是幼儿园的乖宝宝!

――――――――――――――――――――――――――

青莲和工部是很不同的人。

青莲很放荡,一年里只有三个月肯留在草堂。开春走入冬回,不知是冷得走不动路还是为了回来陪工部过年。

工部身子骨弱,出门也不离草堂方圆几里。偶尔会在青莲无数封书信的勾引下出门寻他,同游一月光景又要回草堂养病。

青莲是李白的剑,工部是杜甫的琴。性子随了主人,工部却一直觉得,他比主人幸运。杜甫一生极仰慕李白,而李白,虽与他相交却也不算密友,不比他与青莲,还能一同于草堂之中饮酒吟诗。

青莲常常嫌他忧思过重,他只好笑笑,不是谁都有青莲一般的洒脱。

今年中秋的时候,青莲突然回了兰渚山。他回来的时候,工部正在抚琴。那曲调与往时不同,不是他听惯的《广陵散》《高山流水》这些曲子。音调古朴婉转,十分动听。

“工部,这是何曲?”

工部猝不及防,被他吓了一跳,琴音骤然断掉,青莲心里涌出一丝奇异的空茫。

“没……是……是我无意翻到的古曲,并不知道名字。”工部声音隐隐有一丝慌乱,很快又强自镇定下来。

“啊,那可真是可惜了。”青莲闻言,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你怎的现在就回来了?”工部着实不解,九月正是游玩的好时节,处处层林尽染,青莲如何舍得回来?

“刚好走到附近,想起中秋应当团圆,便回来了。”青莲不甚在意的说道。

“如此……倒像是你会做的事情了。”难得青莲心细一回,工部心情好了起来。“你回来的匆忙,草堂里什么也没有,不如我二人下山采买一番吧。”

“也好。”

工部收了琴,二人一起下了山。

青莲上了集市便只记得买酒,好歹工部还记着中秋,挑了几个样子好看,口碑不错的月饼买了回家。最后酒买了几大坛,月饼买了一二斤,都由青莲拎着,回了山上。

回到草堂已经傍晚,等工部温好酒,月亮也冒了头。搬来小榻坐在溪边,青莲从几大坛酒里挑出一坛桃花酿,再拿小壶装了,放到工部面前。

“你身子骨弱,莫要多喝。”

工部忍不住笑笑:

“你若是不在,我一口都不会喝了。”

青莲此时颇有几分蛮不讲理的样子:

“与我青莲一道,怎能不喝酒?若不是你身子不好,哪里只有这小小一壶?”

“依你便是了。”工部还是笑,一边笑着一边斟了酒。

“我敬你,多谢你回来与我一同过中秋。”

青莲捧着酒坛子喝了一大口,赞道:

“果然还是山下王大娘家的酒有味道!你也不必谢我,倒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与你过中秋,我要罚酒才是了。”

说着又多喝了一大口,忍不住再赞:“好酒啊!”

工部看他喝得高兴,只好捡个月饼给他,道:“空腹喝酒不好,尝尝月饼怎么样?”

青莲接过来,也不看什么样子张嘴就咬。嚼吧两下咽了,皱皱眉说:

“什么馅儿啊,甜得腻人。”

工部被他说的一愣,也捡来一个吃,果然很甜,约莫是糖放得太多,从舌尖甜到喉咙。他看了看说:“莲蓉的”

“莲子不是苦的么?至少没有这样甜?”青莲十分不解,但还是三两口吃完了月饼,叹道:

“毕竟年纪大了,吃不惯这些个小孩子吃的玩意儿。”拎着酒坛又灌一口,“还是酒好些。”

工部也不说他了,只笑着说:“不过图个团圆的念想罢了,也不叫你天天吃。”

“也对。”

二人无言对坐饮酒,竟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太安静了些,不像过节。于是青莲同工部讲:“你弹两曲与我听吧,弹你白天弹的那首。”

工部迟疑一下,还是说了好。

那琴声又响起来,曲调古朴,没什么特别的技法。只是曲调婉转清越,如青凤遨游四海,又似盘旋不去。工部弹得认真,青莲亦听得入迷。

一曲终了,工部微微摇头叹气:“可惜是残谱。”

青莲却突然问道:“可是凤求凰?”

工部一惊:“你如何晓得?”

青莲见果然是,不由自得起来:“你曲中的意思,可有我听不懂的时候?白日里未听真切,此时听来,如何听不出?”

工部看他一副得意的样子,哪里像平时狂放不羁的酒仙剑仙?不过是个等着夸奖是的小孩子。便也顺着他哄:“自然,没有青莲你听不出来的曲子。”

青莲却不满意,仗着酒意闹起来:“谁说的,只有你弹的曲子我才听得出,别人弹得纵是仙音,我you哪里晓得是什么!”

工部知他是喝了酒胡言乱语,心里还是高兴极了,又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笑意慢慢地答:“嗯。”

突然又静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工部的酒早就喝完了,难吃的月饼也吃得差不多,青莲突然说:

“以后每年中秋我都回来与你一起过吧。”

“好。”

“要喝桃花酿。”

“好。”

“还要听你弹凤求凰。”

“好。”

“月饼就算了,至少换个味道。”

“好。”

幸逢遇你,什么都好。

――――――――――――――――――――――――――

好像写得非常含蓄。我想他们这样的人,互相喜欢也是克制而含蓄的。像青莲随心而动,不经意的撩人,像工部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依你。
ooc很严重了,工部忧国忧民什么的性格好像体现不出来,但是拿忧国忧民当他的标签好像也很片面;同理,青莲放荡不羁,但也不必对着喜欢的人放荡。
我想象中的他们,就是这样子的,青莲会有骄纵的放肆,工部会温柔的纵容,心知肚明又不露痕迹的撒娇和包容,多好。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