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振衣

现在试着写原创啦,同人看缘分叭。感谢关注

哨兵了不起?(七)

word妈我差点忘记今儿周六!
不对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周日了……
果然放假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时间观念
但我毕竟,还是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没坑!我没坑没坑没坑哈哈哈哈哈!(←作者已疯)
好吧,鬼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写了什么
我并不会玩那个高级的链接
所以你们要是乐意就自个儿去看前面的章节吧
不乐意……那我也没办法╮(╯_╰)╭

✨以下正文✨

蓝忘机抱着魏无羡一路穿行,很快就到了规定的集合地点。集合点的老师看到两人几乎惊呆,内心刷过百万条弹幕:

“哇塞好甜好甜好甜!简直养眼啊棒呆!”

“亲过了吗?标记了吗?确定关系了?”

“魏无羡小鸟依人啊!蓝忘机满脸宠溺啊!”

“所以是遇到危险了吗?魏无羡挺身相救身受重伤,蓝忘机内疚爱护……”

所以说人类都想象力是无穷的。鬼知道老师是怎么隔着十米远就从蓝忘机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不过不得不说……也猜对了一点?

十米的距离对哨兵来说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蓝忘机来到老师面前时,老师还沉浸在脑补中不能自拔。

“老师,我请求提前终止试炼。”

“哦哦好……啊?你说什么?!提前终止???”老师终于回过神来,结果又差点被蓝忘机吓得六魂出窍。

“我们在森林里遇到了大批危险生物,刀枪不入,几乎没有弱点。我认为它们对学生生命造成了巨大威胁,所以才请求立刻终止。”蓝忘机大略说明情况,表情严肃。

老师也知道蓝忘机的性子,绝不会无中生有。神情也立刻严肃起来,说道:“这件事情我没法做主,但我会马上为你联系这次的负责老师。”

蓝忘机轻轻颌首:“多谢。”

通讯器很快接通,幸运的是对方正是蓝忘机的叔父蓝启仁。闻言立马通知所有学生试炼终止,赶到最近的集合点。

半个小时后,集合完成。清点人数后,果然少了几十个人。这个数字不算夸张,只比往年试炼略多一点。如果没有蓝忘机和魏无羡,恐怕不会引起任何怀疑。但是现在,这些人的去向就十分值得研究了。

所有人很快返回学院,消息暂时封锁,以免引起恐慌。魏无羡被送到了医务室,江澄也在那边。蓝忘机一个人去了校董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蓝启仁和江枫眠。蓝忘机看到这两人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蓝启仁和江枫眠分别是他和魏无羡的长辈,绝对可以信任。

简要和两人说明了两次遇袭的情况,二人对视几眼,神情都很沉重。

“忘机,你做得很好。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你和魏无羡好好休息,不要声张。”蓝启仁先开口说道。

“恐怕不行了。”江枫眠突然开口。

“校园网上突然出现一段视频,应该是你们第二次遇袭时,无羡操控丧尸的情景。”江枫眠把通讯器里的影像投影出来,蓝忘机点头确认:“是真的。”

“视频的标题很诛心――《天才向导竟是邪恶生物操控者?试炼为何突然终止?》后面还有这个发帖人的所谓分析,说这些丧尸就是魏无羡放出去的,屠杀学员导致试炼终止。”

视频只放了魏无羡驱散了丧尸那一段,没有他们被围攻的场景,甚至蓝忘机也完全没有出现,因此非常容易就被歪曲了情况。再加上魏无羡那时状态奇诡,双目赤红,黑发飞舞,也不是多正派的形象,更增加了可信度。

江枫眠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下魏无羡麻烦大了。”

蓝启仁也说道:“忘机,你也不必太担心,至少现在我们是知道真实情况的,事情还有挽回余地。”他顿了顿说道,“但是你暂时不要接触魏无羡了,否则一个疏忽可能连你也搭进去。”

蓝忘机闻言低头称是,脸上也不露分毫,拳头却攥得死紧。

等他行礼退出去后,里面的两个人才重新讨论起来。

“让忘机不管他自己的向导,恐怕不行吧。”江枫眠担心道。

蓝启仁面无表情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江枫眠叹口气,说道“只要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一切都解决了。”

“没有证据。”

“我叫人查了那个发帖人,匿名账户,保护措施非常好。查到底只是个网吧IP,我估计连帖子都是随便找了个局外人去发的。”

“对方不可能留这么明显的把柄。”

“魏无羡保得住吗?”

“估计不行,除非有之前他们被围攻的证明。”

“没关系。魏无羡是s级向导,而且未成年。根据法律只能监禁不能施邢,生命安全可以保障。”

“那就让他做饵。”

“……什么意思?”

“对方应该还没打算曝光这件事,发这段视频,应该只是想报复魏无羡。但是既然发了,他们就可以借此机会嫁祸魏无羡来掩藏他们自己。到时只要看谁跳得最凶,就知道谁才是幕后主使。”

“可以。”

“那么,让江澄去联系魏无羡。”

与此同时,收到命令的江澄和刚刚醒来的魏无羡正打算演一场大戏。

“魏无羡!我真是看错了你!”江澄高声吼道。

“我们江家收养你,供你吃供你穿,还给你最好的教育。你就这样让江家蒙羞,啊?你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对得起我爸!”江澄不过瘾,还打算继续骂。

其实这种桥段江澄是真的很拿手了。几乎每次魏无羡犯事儿闯祸都要被他这么骂一回,着实业务熟炼。魏无羡怕他骂上头儿了收不住赶紧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收敛点儿。江澄于是生生憋了回去。

然后到了魏无羡的show time

“我丢脸?我确实挺丢脸的……”魏无羡低低笑了几声“跟我一起长大的兄弟不信我去信个鬼视频……确实挺丢脸的。”

江澄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骂道:“我不信你?那你告诉我,那视频是不是真的?”

魏无羡沉默一会儿,突然笑道:“是又怎样?江澄,你也别搁我跟前呆着了,免得咱俩都难受。”

“信不信我随便你。”

江澄怒极反笑:“倒不显得原来做错了事情还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好,我走,老子不管你!”

“你别管我,随我去吧。”

在医务室外边偷听的同学早就炸开锅了,忙着开了个新帖叫做《云梦双杰反目成仇!魏无羡罪行罄竹难书!》把两人反目的事情描绘得栩栩如生,更脑补出了魏无羡拿活人做实验的残暴场景。其描写之细致入微,让人惊叹!

蓝忘机等外边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才悄悄钻进医务室里头。

魏无羡本来在百无聊赖的扣指甲,看到蓝忘机就笑开了:“哟,蓝二哥哥来看我啦!”

“身体怎么样?”

“放心放心,好着呐!”魏无羡摆摆手说道。如果只听他的话,怕是真会以为这个人已经健健康康的好全了。

可惜蓝忘机就在他眼前,他苍白的脸色和黯淡的眼睛一览无余。魏无羡被他看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小声道:“真的,很快就好了。”

“嗯。”蓝忘机不置可否的应一声,接着盯着他看。

魏无羡被他看得发毛,连调戏人的心思都没有了,只好磕磕巴巴说道:“那个,忘机兄啊,你看也看了,我人也挺好的,你就早点回吧。不然引人怀疑啊!”

很好,这个理由非常正当,蓝忘机完全没有办法反驳。事实上,他连来看都不该来的。

可是蓝忘机总觉得心里不大对劲,再看了魏无羡几眼,他突然上前两步,走到魏无羡的病床前,俯下身吻住了他。

魏无羡本就虚弱,躺在床上毫无反抗之力,被蓝忘机低身压住几乎没有动弹的余地。蓝忘机则十分温柔,甚至小心翼翼,一手托着魏无羡的头,一手撑在床沿,以免真的压倒魏无羡。

唇舌柔软的,温润的交缠,追逐。带着安抚的意味,从唇齿吻到心尖儿。等到蓝忘机分开时,魏无羡嘴唇嫣红,双眼也亮起来,虽然脸色还是苍白,但是看起来好了很多。

魏无羡也确实好了不少,毕竟是百分之百匹配的信息素,这样一个吻让他的精神力恢复了三成。

“好好休息,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好你。

“好。”魏无羡重新扬起笑,目送蓝忘机离开。

蓝忘机走后半个小时,风纪处的执行官到了。

“魏无羡同学,你涉嫌参与反人类实验,请跟我们走一趟。鉴于你受伤未愈,且为s级向导,我们会为你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执行官队长一身黑衣,面色冷峻,念完这段话后一挥手,后边一个队员就拿着手铐上前来了。

魏无羡靠在病床上,脸色依旧苍白,眼睛却亮得像在发光:“好。”

然后他伸出手,任由手铐锁上,又躺会病床上,等待转移。

然后他突然想起蓝忘机走之前那个眼神,和再之前一点那个吻。于是突然翘起唇角,连眉眼都弯成温柔的弧度。

等着吧,管他是谁,都不能惹我魏无羡!

评论(6)

热度(51)